收藏本站
  • 首页
  • 校园动态
  • 学校概况
  • 部门办公
  • 教学管理
  • 教育教研
  • 德育之窗
  • 特色教育
  • 师生风采
  • 视频点播
  • 您的位置: 2021年历史开奖记录 > 教育教研 > 学科教学 > 生物 >
    母亲去世后,我走进了秦岭课堂
    信息来源:未知  ‖  发稿作者:admin   ‖  发布时间:2021-03-23 21:10  ‖  查看次  ‖  
    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: plus/ckplayer.htm

       我的支教生涯开始得并不是那么顺利。

       来之前,吴源告诉我,二中的教学是一块非常难啃的骨头。

       虽然近些年学校的教学硬件在慈善团体的资助下得到了显著的提升,但这里的学生基础极差,老师也不愿意教,大多数都只能被逼着学艺术,而真正能考上大学的寥寥无几。 大部分学生最后的归宿,还是去市里打工,家里情况好一点的才能去读个专科。

       接洽我的高一年级主任潘老师,直言不讳说:“早日认清现实,一波又一波的支教老师来了又走,激情耗不了几天的。

       ”果然,巨大的城乡差异在第一天上课就让我认识到了自己的无知。

       整个高二年级5个班,每个班30个学生左右,老师有14个,而我带的高二(3)班是整个年级成绩最差的。

       当我看到学生语文平均分是“63”的时候,脑袋都停滞了,潘老师却稀松平常地说:“你往下看嘛。 ”视线往下,连政治都只有37分的平均分。 回想起自己的学生时代,两地教育水平的差异在我脑子里互相碰撞,摩擦产生的声音中回荡着潘老师的话——“早日认清现实”。 我被9月初的秋风推搡着走进教室,32名学生同时扬起脸。

       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,也是我第一次被别人如此注视,那种带着疑惑的眼神里有着毫无疑问的善良和单纯,在一瞬间给予我莫大的责任和勇气。

       仿佛被巨大的力量击倒,我在讲台上竟一瞬间失语,想起了母亲,思量她第一次真正站上讲台时的感受。

       “老师你好啊!”几名学生嬉笑的声音突然涌入耳朵,把我从痛苦的默片回忆中拯救了出来。 如果有所谓“现实”的话,我想这就是现实,是一种想要奉献和付出的现实,它有别于我所有过往的人生。 5就算这种教学的挑战能够被与孩子们初次接触时的热情吹散,也还有许许多多的问题坚如磐石,不断压在我的支教生涯之初。

       先是身体出现问题,口腔溃疡和胃病频繁发作,随着教学逐渐走上正轨,工作的忙碌程度也超乎了我的想象,身体和精神同时扛住,变成了岌岌可危的事,简直和疫情期间的情况可以同日而语了。 我代(3)班的班主任,同时兼任其余3个班级的语文老师,每天早上要随学生一起跑操,晚上要监督学生自习,周末的时光被补课占据,无时无刻不在与学生家长沟通,忙碌令我已经彻底失去了犹豫不决的心绪。 吴源来找过我几次,他因母亲的缘故一直对我照顾有加,每次去市里开完会,都会给我带点生活用品,我们对于教学的看法也有很多不谋而合的地方。

       在代课和代班的这段时间里,我的挫败感随着每一堂课、每一次考试和每一次班会而愈加严重,学生们不听我的话,上课反应消极,已经不算什么;和宿管打架,拒绝参加升旗仪式,偷父母的钱去网吧,才是使我真正头疼的问题。

       “基础知识固然重要,但见识在这里更重要。

       要把学生当人,先去取得他们的信任。

       ”吴源第一次来找我时,听完我全部的抱怨后,这么对我解释,“你可能很难想象,这里大多数学生的认知水平还停留在10年前的水平,他们也想知道外面的世界,但没有人引导,所以外面的世界才会仅限于抖音。 ”于是再回到教学中时,我怀着与学生平等交流的目的,改变了以往的作业形式,把想要了解的事情都通过作文的方式收集了上来,还建立了不同的兴趣小组,我期盼着奇迹的再一次来临,就像我当初爱上文学一般,他们也能被某一件超越生命的力量所感召。 后面的几个月里,我把所有时间都给了课堂,抓住细微的空隙瞥见秦岭的山头,才惊叹已经到了下雪的季节,而武汉的雪想必也已飘过江河,落在了我曾经熟悉的窗台上。

       而先前想要用“糖果”讨好“小姑娘”的我,也随着落下的雪一并融化进了尘埃里。 我之前所从事的工作并不与人直接相关,现在却要与人朝夕相处,连他们表情的浮动都成为了工作的一部分。 一个孩子的泪水是因为父亲刚死在了工地上,而另一个孩子的笑靥则是因为刚从宿舍长那里偷来了手机;一个孩子的缄默是因为上节课和年级主任顶了嘴,而另一个孩子的愤怒是因为刚被隔壁班的男同学欺负……如此这般,我被迫进入到32个孩子的生活之中,以挖掘他人的隐私来作为自己职责的体现,也同时肩负着他们未来的人生走向,这是最令我无奈且悲伤的事。 父亲在重阳节给我打来电话,他的语气绵长,像刚经历过雪崩的山峦,散发着灾难过后的静谧:“儿子,快两个月了,你的新生活还好吗?”一向能言善辩的我,却一时不知该从何说起了。 这个问题的答案,要等到11月末我才从一件意外中找到,这件事主宰了我的回忆,成为了这幅小城油画最为明亮的部分,让我的所有自怨自艾都成为它底下的暗影。

       6我认识的最调皮的孩子叫张雨,他的父亲是农民,母亲有癫痫,全家的重担都挑在父亲的身上。 这样的家庭情况在我支教的学校很常见,但当我跟随教导主任去他家家访时,却发现情况比我想象中还要糟。

       我们走进去,他的母亲从床上坐起来,父亲则显得有些拘谨,站在床边不知该如何回应,主任说:“都坐,不要那么拘谨。 ”他才重新坐下。

       我瞥见这个在床上坐卧的女人,在11月的天气里没有足够的被褥,于是把秋天的衣服也盖在双腿上,却在儿子进门时温和地叫他:“娃,到妈床头边来”。 张雨有些不好意思地进屋,握住了她的手,然后朝我低垂下眼眸。 这次家访让我和张雨的关系近了一些,这个高高瘦瘦的大男孩依偎在母亲身边的样子,让我从怜爱中生出了艳羡,所以在他11月末选择出走时,我能从他细腻的心情里解读出生活的为难。 张雨在高二(4)班,他的班主任王老师是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老师,经常因为他不好好听课在走廊对他批评教育。 我路过时,他会偷偷用手在背后比个“耶”,午饭时又跟没事人一样约我打球。

       我对张雨的情况很了解,所以当他说不想交补课费时,我选择了支持和理解。 谁知当天下午,他就和班主任为此事发生了争执,甚至留下一封信说要自杀,并在信里扬言:“我的死和王老师有着直接关系,他要付出代价。 ”王老师带着我和几个年轻老师找了一晚上,最后是他的同学悄悄发信息给我,说他可能去一中找女朋友了。

       我在一中附近的网吧找到他时,发现这段早恋故事也很简单:他17岁,女孩16岁,他准备去打工了,而女孩一心想要考大学。

       穿着单薄的少年,在初冬忍着泪,身披星光,和我走在回家的路上,用一种近乎绝望的语气说:“我就是想生活,我想赶紧去赚钱,我想养活我妈,我想过得好一点,为什么就这么困难?”我的眼眶也跟着湿润了,因为就算我想要养活我的母亲,今生也不会再有这个机会。 但我不会再自怨自艾了,我意识到自己能做的事情比想象中多得多,心中那块空缺便再也不需要依靠新的忙碌来弥补。 “我就是想生活,为什么就这么困难?”在这个颠覆的2020,我也无数次这样询问自己,在张雨的身上,我发现了重新开始的端倪。

       我开始想在这个意料之外的2020年最后,换一种方式生活:不再听从于这个世界的命令,而是主动走进世界之中,像医护人员挽救武汉的无数同胞那样,去挽救身边的人。

       等接到父亲的下一个电话时,我终于可以坦荡地说出:“是的,我过得不错,支教不再是一种逃避,而是我现在生命的价值,我相信母亲也会为我骄傲的。 ”。



                  
    上一篇:“一少一多”传递了什么信号
    下一篇:没有了
        返回顶部↑
    Copyright © 2012-2018 2021年历史开奖记录-2021年六合全年资料-2021年开奖记录完整版-香港马会开奖结果 版权所有
    备案号:  网站名称:2021年历史开奖记录-2021年六合全年资料-2021年开奖记录完整版-香港马会开奖结果
    本站最佳浏览效果:1024*768分辨率/建议使用微软公司浏览器IE7.0以上